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學生工作 > 每日學習

有机化学家 黃鳴龍

黃鳴龍:鳳鳴朝陽譜華章

黃鳴龍

黃鳴龍年轻时爱耍杂技,摄于杭州住所


人物簡介

黃鳴龍(1898—1979),江苏扬州人,有机化学家,我国甾体激素药物工业的奠基人,1924年获德国柏林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55年当选中科院学部委员(院士),1979年7月1日逝世。

早年研究中药延胡索和细辛中有效成分,后研究甾体化学,发现了甾体的双烯酮酚反应,并应用于山道年及其一类物的立体化学研究;发现山道年的4个类似物在酸、碱作用下可以“成圈”转变,由此推断出其相对构型,使国内外在山道年及其一类物的绝对构型和全合成方面有了理论依据;改良了Wolff-Kishner还原法,被称为“黃鳴龍改良还原法”,编入有机化学教科书中,为世界各国广泛应用;利用薯蓣皂素为原料,七步合成了可的松,并很快投入生产;研制了后来用作口服避孕药的甲地孕酮和其他几种主要甾体计划生育药物。

在半個世紀的科學生涯中,發表研究論文近百篇,專著及綜述近40篇,著有《紅外線光譜與有機化合物分子結構的關系》《旋光譜在有機化學中的應用》等書,1952年回國後,曆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醫學科學院化學系主任、中科院上海有機所研究員、學術委員會主任、全國藥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化學會理事,國家科委計劃生育專業組副組長、國際有機化學雜志《四面體》榮譽編委。

每每翻開人生中的第一篇論文,吳毓林總會想起1965年春天的那個電話。

“電話裏,黃先生讓我把自己的名字放在論文署名的第一個,把他的名字放在後面。”時光流逝半個多世紀,今已81歲的吳毓林仍記憶猶新,“實際上,這篇關于豬膽酸的研究題目是黃先生提出來的,我只是按他的思路進行了實驗工作。”

这位“黄先生”就是吴毓林的导师黃鳴龍,我国有机化学先驱。正是在他的带领下,我国发现了合成甾体激素的新方法,生产出口服避孕药,培养了一批有机化学人才,奠定了中国有机化学合成的基石。他的名字在国际科学界也占有一席之地,以中国人命名的有机化学反应——“黃鳴龍还原”依然在世界各国的教科书中闪耀着中国学者的智慧。

三渡重洋,遊子歸國獲新生

1898年7月3日,黃鳴龍出生在江苏扬州一个清贫的书香门第。受二哥黄胜白(药物学家)影响,他也走上了药学之路。

1919年,从浙江省立医药专科学校(现为浙江医科大学)毕业的黃鳴龍欲出国深造,但苦于无路资。他就在二哥介绍下,作为随船药师赴欧留学。

5年后,在德国获得博士学位的黃鳴龍满怀抱负回国效力。他先回到母校教授药学,想开展新药研究却缺乏实验材料和设备;到南京卫生署化学部工作后,发现伪药充斥市场,建议严格检查药物成分,但当时*结,深感无奈的他不得不再赴欧洲。

10年的虚度让专业荒废太久,黃鳴龍只好在柏林用一年时间学习新技术。其间,他把注意力转向了上世纪30年代有机化学领域的热点课题——甾体化学,在德国先灵药厂研究胆甾醇结构的改造和女性激素的合成。

1940年,应中央研究院朱家骅邀请,黃鳴龍再次回国,在昆明中央研究院化学研究所工作,并在西南联大兼课。但抗战期间的实验环境让他不得不第三次漂洋过海。

1949年,新中国诞生,已是天命之年的黃鳴龍激动万分,报效祖国之心再次强烈跳动——他冲破美国政府的重重阻挠,借道去欧洲讲学摆脱跟踪,辗转回国。

“他避开阻挠而绕道归国,可见爱国之诚。”黃鳴龍的朋友、我国无机化学家柳大纲曾评价说。

回国后,黃鳴龍应邀担任解放军医学科学院化学系主任,随后又任职中科院有机化学所(以下简称有机所)研究员。其间,他多次致信海外友人,鼓励他们回国。在黃鳴龍的鼓励下,一些优秀的医学家、化学家先后从国外归来。他的儿子、女儿也相继归国,投入祖国建设的洪流。

他在一封信中寫道,在美國時,雖然生活好,但也會時常覺得沈悶,因爲那個時候的工作與自己的理想和國家的建設毫無關系。他寫道:“我在國內現在生活水平不是很高,但是心情舒暢,有熱情、有目標,工作情緒挺高。”

“从这些距今60多年的已经泛黄的信件的字里行间,依旧可以体会到黃鳴龍先生当年投身新中国建设的喜悦之情和拳拳爱国之心:只有把人生的理想和国家发展、民族富强紧密结合在一起,人生才有价值。”在纪念黃鳴龍诞辰120周年时,有机所党委书记、有机氟化学专家胡金波以此激励青年学子。

大展宏圖,甾體工業填空白

上世纪50年代,甾体激素药物工业已在世界上兴起,而我国仍是空白。1952年回国后,黃鳴龍主张走自己的路,从国内丰富的医药遗产中提取原料。他带领青年科技人员,开展了甾体植物的资源调查和甾体激素的合成研究。

1957年夏,攝于上海長甯路有機所。

经过几年奋战,中国药学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在黃鳴龍带领下,以国产薯蓣皂素为原料合成的“可的松”成功问世。它不但填补了我国甾体工业的空白,而且使我国相关合成方法跨进了世界先进行列。大家向黃鳴龍祝贺时,他开怀地说:“我这颗螺丝钉终于发挥作用了!”

“国外在上世纪50年代从薯蓣皂素合成可的松,需要14步化学反应,黃鳴龍合成法只要7步,让生产时间和成本大幅降低。”吴毓林向《中国科学报》介绍。在我国生产出可的松之后,西方国家的相关药品售价大幅降低。

继可的松之后,我国的甾体激素药物如黄体酮、睾丸素、地塞米松一个接一个问世,药厂一个接一个投产。黃鳴龍更加忙碌了,他不仅奔波于实验室和工厂之间,查看原料资源和合成路线,还亲自开课讲授甾体化学,培养出一批专门人才。

1964年,黃鳴龍以突出贡献当选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会上,听到周恩来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重视计划生育,防止人口过快增长,他立刻联想到国外有关甾体激素可作避孕药的报道。

在北京返回上海的列车上,黃鳴龍的思绪在一条口服避孕药的合成路线上跳动。一回到单位,他就提出了自己的设想:组织全国范围的大协作,开展多学科的综合性研究项目。

國家科委非常重視這一提議,專門成立了計劃生育專業組,由他任副組長。科研工作很快展開了。

不到一年,黃鳴龍牵头研制的口服避孕药甲地孕酮获得成功,令世界瞩目。他和团队改进后的方法只有3步,比原来少了一半,但总收率却达40%,比原来多了1倍多。随后,几种主要的甾体避孕药物很快投入生产,并在全国推广使用。

“這是有機所曆史上很重要的一項工作。”中科院院士、有機所研究員戴立信說,“我們不僅發展了國外剛剛興起的甾體合成研究,還把它做到了實際應用中去,爲計劃生育作了貢獻。”

嚴謹治學,絕知此事要躬行

今天,有机所有一个传统,进所的新生都要先过实验关。这正是从黃鳴龍开始的。

作为一名科学家和教育家,黃鳴龍十分重视基础实验。“我国一向有过分重视捧书本子的习惯。这种偏向,使得有些学生读书不能深入,基础不扎实,实验结果往往无稳定性。”他曾在《加强研究工作 提高学术水平》一文中如是强调。

新中国建立后,我国还没有制定统一的研究生制度,有机所当时的研究生不上基础课和专业课,而是自学,重点是写论文。但黃鳴龍则另作安排。他的学生韩广甸、廖清江等回忆,黃鳴龍选择了三四十个典型反应,训练学生和新进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做实验的准确性,增强他们对化学反应的理解,让他们“在游泳中学会游泳”。

尽管黃鳴龍所改良的Wolff-Kishner还原法是在偶然中发现的,但却与他多年一贯严格的治学态度分不开。在哈佛大学期间,一次他做实验时因临时有事外出,便托同事代管。等他回来时东西已烧干,但他没有把残渣扔掉,而是继续观察分析,结果发现了Wolff-Kishner反应的产物。他顺藤摸瓜,通过改变一系列条件,改良了该反应。

“新的还原反应不需要贵重的无水肼,也不需要容易爆炸的金属钠,反应时间从原来的3~4天变成了2~3个小时,产率更是显著提高,达到了90%。”吴毓林介绍说,现在国际上进行羰基还原成亚甲基的反应,基本用的都是“Wolff-Kishner—黃鳴龍改良还原法”。


黃鳴龍与研究团队在一起

“他还告诫我们,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一定要忠诚老实。科学本身就是老老实实的,不忠诚老实,迟早是过不了关的。”黃鳴龍的学生、中科院院士周维善在缅怀恩师时曾说。

忠诚老实、无怨无悔是黃鳴龍对待科学事业的基本态度,也是他做人的准绳。1969年,他从“牛棚”出来后,听到周总理关于要研制男用口服避孕药的指示,立马又拖着病体,没有一句怨言地投入科研工作。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国外文献,掌握国际科技动态,直到病重,无法继续工作为止。

1979年7月1日,黃鳴龍逝世。纽约《华侨日报》报道了他奋斗的一生,对他为人类作出的卓越贡献表示了崇高的敬意。

“今天来看,黃鳴龍先生当初提出的科研工作要重视实验,不要‘以长为贵’,而要‘以才为贵’,这些都是很好的提法。”戴立信说,这些观点在今天仍有借鉴意义。胡金波也激励青年学者继续传承老一辈科学家求真务实、勇于创新的科学精神和团结协作、淡泊名利的团队精神,为我国科技创新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人物生平:

1898年7月3日,生于江蘇省揚州市。

1916-1919年,浙江醫藥專科學校(現浙江醫科大學)學生。

1920-1922年,瑞士蘇黎世大學學生。

1922-1924年,德國柏林大學哲學博士研究生。

1924-1928年,浙江省衛生試驗所化驗室主任,衛生署技正與化學科主任,浙江省醫藥專科學校藥科教授。

1928-1934年,浙江醫藥專科學校藥科教授、主任。

1935-1938年,德國維爾茨堡大學化學研究所訪問教授。

1938-1940年,德國先靈藥廠研究院訪問教授;英國密得塞斯醫院醫學院生物化學研究所訪問教授。

1940-1945年,中央研究院化學研究所(昆明)研究員兼西南聯合大學教授。

1945-1949年,美國哈佛大學化學系訪問研究員。

1949-1952年,美國默克藥廠研究員。

1952-1956年,軍事醫學科學院化學系主任、研究員。

1955年,當選爲中國科學院數理化學部學部委員(院士)。

1956-1979年,中國科學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研究員、所學術委員會主任和名譽主任。

1960年5月至7月,赴蘇聯全蘇藥物化學研究所、捷克科學院有機和生化研究所及捷克化學會講學。

1966年,《醋酸可的松的七步合成法》獲國家發明獎。

1979年7月1日,于上海逝世。

1982年, 《甾体激素的合成和甾体反应的研究》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Copyright © 2014 福州大學上海体彩网學院版权所有 [舊版鏈接]

地址: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福州地区大学新区学园路2号 邮编: 350116 电邮: hxhgxy@fzu.edu.cn 电话(传真): 0591-22865220